新發現:
搜尋結果小格子的「分類分區」節省找尋分類的時間,精準找到您所需要的範圍。

您搜尋的 鼻涕 ,共有 43,209 筆結果

  • 姍姍寶的媽

    姍姍寶的媽  發佈一篇  網誌

    2019-03-25

    馬麻身體狀況

    早上有點下雨,把拔要我們過五分鐘再下去對面等,早餐吃小熱狗捲,結果停好車把拔忽然叫了一聲,原來是下大雨了,馬麻問他要用雨傘送他嗎?他決定衝品保,早上因樓梯間又都是水,所以馬麻有先拖地,看到X賢用抹布擦地板就問他弄倒東西了嗎?他回很小聲沒聽到,後看X經在擦和抱怨才知道他弄倒的是切削液,可能沒擦乾淨所以地上滑滑地。   早上觸媒的有開週會,馬麻精神是還OK,但偶爾會走神,因為生病所以不會太苛責自己不要浪費時間,早上的雨有時會大到聽不到聲音,馬麻覺得很誇張,下午16:53時的症狀是,精神還OK,鼻涕有一點,喉嚨不會痛了,但有一點痰卡著排不出來,有時可以吐出一點碎痰,偶爾會咳嗽一兩聲,但一下就停了,聲音還是怪怪地,卡痰時講不太出話來,比較麻煩的是昨晚可能睡覺拐到,右側脖子會痛,轉頭不敢太大力,其他都還好。   晚上馬麻跟把拔說今天外面買,因明天馬麻要去看牙齒可以把拔煮,本來把拔想吃雞腿飯的,但袁帥小吃沒開,變成去吃鞍鞍想吃的早午晚餐,他們都吃滷肉飯,雙蛋厚蔥蛋餅要加甜辣醬,但把拔不知道那家可以吃什麼,還問馬麻他之前吃啥?馬麻是想試試土鮀魚羹麵,因上次土鮀魚羹湯很好吃,所以把拔也跟著馬麻吃一樣的。   這家的麵和土鮀魚都另外裝,但覺得羹湯喝起來還好,和上次不一樣,沒有SOP,麵也有點少,土鮀魚還沒味道,把拔是說沒有下次了,看來他不喜歡這個,吃飽馬麻有看了會小說"人魚的悲催代孕生活",把拔有說今天和明天換,所以今天馬麻得洗把拔的便當盒,他就洗完澡回房間上網和修理他的捲線器。   馬麻今天有點懶,所以就養個魚,看個小說,七點多洗個碗,八點多去洗澡,兩小八點洗好澡有先用平板看哆啦A夢,因九點前的"女力報到"上週五有看過,他們九點二十分關電視,有聽到他們在刷牙時閒聊了會班上的事情,不曉得出了什麼事,但因為趕著在九點半前上床(把拔規定的),所以就沒跟馬麻講,後馬麻一樣看小說,有提早養魚及晾衣服那些,十點三十幾分就去睡了。

  • 姍姍寶的媽

    姍姍寶的媽  發佈一篇  網誌

    2019-03-21

    馬麻再看醫生(3rd)

    昨晚馬麻起來兩次,兩點半和六點初,但其實中間昏昏沈沈地也沒睡多好,早上吃永和豆漿,馬麻和兩小一起吃湯包,早上八點四十的症狀是,一樣很想睡,即使才起床沒多久,感覺喉嚨沒痛到像火燒,但還是很痛,鼻子腫腫的現象好很多,鼻涕也少一點,痰還是濃黃痰或黃綠痰,但已沒那麼多,會咳嗽,也咳很嚴重,但不會像要喘起來那樣所以還OK,剛有咳出一泡濃黃痰來,感覺舒服多了。   從昨天起馬麻就很想請假,雖然身體還撐得住,但總覺得要休息一下,今天一直在猶豫,只剩一天了,再撐過去就好了啊,不然為了生病請假有點不划算,而且提早請病假又怕被人問,但今天mc來了,明天肯定更不舒服,雖說有止痛藥,但又要止經痛,又要止喉嚨痛,頭痛,全身痠痛及牙痛,馬麻覺得很不實際,所以在心裡醞釀了許久,幾次想寫skype問X誠又不好意思,後總算下定決定,在X誠四點多回來時有跟他說一聲,然後開心寫假卡。   晚上藥剛好吃完,一定要去看醫生,因為根本沒有好,把拔本來是說要馬麻一下班就坐公車過去,看下午的診,但那裡收滿就不掛了,之前有次才早上十一點半就停掛,馬麻擔心白跑一趟還等更久,所以不要,把拔今天約五點五十打來,還算早,鞍鞍說吃囍洋洋,馬麻想說一起買好了,帶去診所那吃以提早抽取號碼牌。   為了方便攜帶,馬麻和鞍鞍一樣吃乾麵,把拔是肉羹麵,姍姍吃滷肉飯,今天又沒有豬頭肉,馬麻想說上次肝連吃不動就算了,不過今天囍洋洋人爆多,等有點久,買好到診所都六點十一分了,麻煩的是,休診時也不能抽取號碼牌,但馬麻記得上次來時也還沒開門就可以抽,所以邊吃邊密切注意狀況。   後來陸續來了一些人,發現不能抽也只能坐著等,但快二十分時來了一對父子,直接不管其他早到的人就排在抽號碼機前面,馬麻吃完收好連忙也去排著,後六點二十一分可抽,算抽到第二號,這才放下心來等開門,大約六點三十二分掛到號,因前面有一個預約的,加上那對父子兩個都要看,馬麻又只能掛張X中的診,所以馬麻是四號,在量血壓時有發現血壓爆高,都衝到160了,但護士小姐啥都沒講,只單純記在健保卡內,馬麻感到有點無言。   馬麻其實等的有點心急,因擔心MC來太多,衛生棉撐不住,但又不想在那上坐式馬桶,而且那對父子看好久,中間又有預約的來看起來會排馬麻前面,好在醫生仍是先叫了馬麻的四號,馬麻是跟醫生說喉嚨還是很痛,咳很兇,半夜沒法睡,痰是濃黃色和黃綠色,鼻涕有少一點,人還是很倦怠,醫生是說因為克流感都開了,如果還是很嚴重,看要不要去醫院看看,不然這種很難說,有時候早上還好好地,下午就變重症了,馬麻心想應該不至於吧,但有嚇一跳說~   醫生再問那有好一點點嗎?哪怕一點都好,馬麻是說有,至少咳嗽不會像要喘起來,喉嚨也好一點點,他就說這樣就好,至少他知道開藥有效,就可以依此再調整,他問馬麻有再燒嗎?馬麻回他上次就沒燒了,鼻水上次吃完藥變好大一坨塞在鼻腔內,今天才好一些,腸胃的話一直都咕嚕咕嚕地叫,但沒吐也沒拉,他有問要再打針嗎?馬麻覺得沒用,說是吃藥就好。   馬麻看完醫生才出去就又看到那對父子,好像是小孩子看到別人有一整張貼紙而想進去要,馬麻接著去藥局拿藥,有等了會,正想咳嗽而去拿水喝時藥剛好好了,拿完藥還沒七點,果然早點去有快一點,但今天走回家時有點沉重,不像週一時雖然咳很兇但腳步輕快,所以身體真的累了,好在明天請假休息,馬麻到家約七點初,有先坐一會休息一下才吃藥。

  • 姍姍寶的媽

    姍姍寶的媽  發佈一篇  網誌

    2019-03-20

    不安寧的夜

    昨晚馬麻咳到要死,因不只流眼淚,還咳到肚子和胸口都痛,肚子的話怕抽筋,但胸口痛更可怕,因一個沒搞好就撅過去了,馬麻很努力讓自己不要咳,但根本忍不住,感覺好痛苦,好幾次想去噴廣東苜樂粉止痛或喝甘草止咳水止咳,但怕藥性衝突而作罷,因想說半夜還會咳可能會睡不好,所以有想提早睡,但又卡著要吃睡前藥,本來精神還不錯地,但十點多人也累累地,所以還真的弄一弄十點四十便去睡了。   晚上有點熱,因客廳約24度,把拔都穿短袖了,所以馬麻穿兩件蓋一件羊毛被,姍姍自從週六晚搬去和鞍鞍睡後都沒回來過,這樣也好,不然馬麻一晚起來好幾次也怕吵到她,昨晚一開始還好,真的有睡著,十二點半時起來是因為鼻子不舒服,咳只是悶咳,沒咳到快喘起來所以還OK,馬麻擤了鼻涕,吐了痰和上廁所後就又回去睡。   只是才沒睡多久就又因鼻子不舒服而醒了過來,那時鼻水像自來水一樣流了下來,馬麻連忙起來去擤鼻涕,一樣上了廁所又睡,好像鼻子的問題變得比咳嗽還嚴重,那時約一點半,再次醒來時馬麻已有點自暴自棄,因才兩點半而已,馬麻就去坐在客廳擤鼻涕,昨晚睡前馬麻有把客廳的落地窗打開,但剛一點半起來時覺得冷有關小一點,所以坐在那還OK,一樣上完廁所再去睡,好在精神還不錯。   後來睡著恍惚,只知道五點多有又醒來,但因鼻涕還好,也沒想上廁所,所以就繼續睡,六點二十左右鬧鐘響才起來坐著,有比平常早一點起床,後來把拔起來,有很哀怨地看著他,但也沒辦法,現喉嚨特別痛,早就燒聲了,不想說話,去叫兩小時是用推的。   早上好像還好,咳還只是悶咳,馬麻就以為好多了,但人變累了些,把拔笑說如果再不好週四就再去看,看他怎麼講,都來第二次了,只會講別人,馬麻一點都不想去嗆人,只想感冒趕快好,早上吃小熱狗捲,本來就怕乾,現很容易咳嗽就很小心。   後來馬麻發現自己實在是太天真了,因又開始喘咳,就那種咳起來不會停的,鼻水也很多,有次在擤鼻涕時剛好想咳嗽,吐出一泡豔黃色的濃痰,哇咧,真的有點受不了,好在後來顏色有愈來愈淡,現在就是喉嚨痛,燒聲,狂咳嗽,有痰,鼻涕很多,精神變比昨天差,但都沒燒,痠痛也好很多,只希望能快快好起來。